我上了当,说:在哪儿?"跟我来!。没想到,梦蝶在后面偷袭我。我生气的说:梦蝶,你太过分了!。我说:守护之心,雪瑶攻击!。梦蝶被我打了一下,正准备以牙还牙时,丽晴出现了,说:雪瑶,梦蝶。快过来。!"什么事啊?""我们要去星月学校了!"""为什么?我们要去那儿学习!"""哦,那走吧!"""嗯"" 
下集更精彩! 
大家快报名啊!自己写报名表也行。千万别退稿!" />

【荆日头条】荆州要建触动漫影视城、樱花本题公园,还拥有壹些令你收听候的文旅项目

AR顺手游《哈哈利波特:巫师结盟》6月21日上线|良风日报

现货白银315:好食物帮血管“去垢”,多吃壹口,清算血管壁毒斋,备血栓投降血糖

2019年11月14日 03:43


  在我的记忆中,母亲是个温和的人,从来都舍不得打我一下,但唯一的两次打,却让我铭记在心。
  大概是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吧,那时我每天的零花钱只有一两元,母亲总说“小孩子就大把大把地花钱,长大了还得了。”也许是因为那时还小,抵挡不住零食的诱惑,零花钱又不够用,只好从父母的储钱罐里拿点儿了,开始只是一两元,而且每次拿完后都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。可我实在是不长记性,不仅没完没了地拿,就连金额最后也增加到了十几元。纸是包不住火的,渐渐地,父母发现储钱罐里钱越来越少,直到有一天我再次拿钱的时候被他们当场抓住了。晚上,我跪在卧室隔壁的小房间里,母亲狠狠地打了我,还放出狠话,以后再拿钱,就拿针戳我的手。
  我安分了几天,但是我实在抵挡不住零食的诱惑,又开始动心思了。我知道这种行为是多么不对,也对自己说:不能再拿了,可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手,终于有一天,又偷偷地去拿钱了,也许是有了上次的“经验”,我这回没有拿很多,但结局可想而知了。
  还是那个房间,母亲又打了我,而且还真的拿了一根针,要戳我的手,我害怕了,在狭小的房间中哭着跑着,母亲在后面追,也不知平常柔弱的她哪来那么大力气,竟一下子把我抓住,按在了地上。我哭着求她不要戳,说再也不敢了。但她说:“不戳你不长记性!”我至今还记得针刺的感觉,那么的刻骨铭心。后来还好奶奶及时赶到,才把我带了出去。
  晚上,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任凭泪水湿透了枕头。这时,母亲走了进来,想掀开我的被子,我却死命地拉着不放手,我们僵持了好一会儿,只听见母亲一声轻叹,在我“受伤”的手上抹了点儿东西,便离开了。
  那之后,我再也没有做那样的事了,是母亲的一针戳醒了我。可一段时间里,我却没有再理母亲,我觉得她太狠了,怎么能忍心对自己的孩子下“毒手”。然而,随着时光的流逝,我渐渐懂得:是母亲的狠心才换来我今天健康茁壮的成长。其实,母亲是爱我的,只不过她的爱更冷静、更深沉,而她那永恒、深沉的爱会永恒沉淀在我的内心深处。
  
  点评:
  是母亲一次一次对我的严格要求,才使我健康成长。母亲的狠心源于母亲的爱,戳在我的手上,疼在母亲的心上。也只有这样的爱,才是刻骨的爱、沉淀的爱,这份沉甸甸的爱将会让小作者终身受益。
  (指导老师: 赖小珍)

生日的时候, 
            妈妈给我一个大蛋糕, 
            我悄悄的留下了一份。 
            你知道吗,我为什么这样做? 
       
            爸爸给我两个发夹, 
            我只用一个。 
            你知道吗,我为什么这样做? 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姐姐给我一件连衣裙, 
            我保证不去穿。 
            你知道吗,我为什么这样做? 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因为, 
            我要把这些东西, 
            送给安徒生爷爷笔下的, 
            那位可怜的小姐姐!    
现货白银315人物介绍: 
冰雪瑶:最漂亮的女孩,既聪明又漂亮。武器:冰雪之剑。性格:温柔。精灵:瑶儿。(我) 
紫梦蝶:雪瑶的朋友,魔法中等。武器:梦之剑。性格:不定。精灵:蝶儿(无人) 
心丽晴:雪瑶的朋友。武器:睛之剑。性格:太温柔。精灵:晴儿。(无人) 
"梦蝶,快来捉我!:"我对梦蝶说。她笑笑说:"雪瑶,我听说。最近有桃子!;
我上了当,说:在哪儿?"跟我来!。没想到,梦蝶在后面偷袭我。我生气的说:梦蝶,你太过分了!。我说:守护之心,雪瑶攻击!。梦蝶被我打了一下,正准备以牙还牙时,丽晴出现了,说:雪瑶,梦蝶。快过来。!"什么事啊?""我们要去星月学校了!"""为什么?我们要去那儿学习!"""哦,那走吧!"""嗯"" 
下集更精彩! 
大家快报名啊!自己写报名表也行。千万别退稿!

最后一个微笑 
  人物介绍 
  女主角: 
  ?(本文最重要的女主角) 
  静(?的情敌) 
  男主角: 
  越(本文与?有重要关系的男主角) 
  乐(喜欢?,但只是一厢情愿,为了自己喜欢的人,去陷害?喜欢的男孩子,而且那个男孩子是他的好朋友,?喜欢的男孩子暂时保密) 
  配角: 
  雅(女,帮?追求越的重要女女) 
  慧(女,喜欢乐,为了乐,不择手段地陷害?) 
  强(男,应该系和本文扯得上点关系的男配角吧) 
  涵(男,也应该是和本文扯得上点关系的男配角吧) 
  前奏: 
  如果有一天,一个男生对你微笑,这个男生似乎对你有一点点feel哦~但是,如果一个男生给了你最后一个微笑,就证明,这个男生不再喜欢你,知趣的你应该去寻找自己的真命天子了吧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
  随后推出«最后一个微笑⒈»  
  敬请期待…… 
  第一次写小说,还望大家多多支持……现货白银315
你就是我的信念,哪怕要我等你三年,为了你一切都值得…… 
 
再见我的爱 
 
我觉得从来没有一天像今天这样悲伤…… 
 
哪怕已经和你分开几个小时了,我还是因为努力克制自己不哭出来而微微颤抖…… 
 
临走时在你耳边说的话,我想你不会忘记……就算你否定了我,我也不会怪你,我不怪你,只希望你答应让我等你,让我等你……当你推我上车的时候,用力低着头,还故意用伞遮住脸……你以为我没有看见……可是我还是看见了,你的泪……失去我,你也会有不舍吗……?我欣慰而苦涩的笑了。 
 
到了车上,终于忍不住了……任凭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……哭成泪人,你也不会再看到了……泪眼朦胧中,默默的向你告别…… 
 
终于真的相信,你是爱我的…… 
 
把你送我的玫瑰插在楼下花坛里,算是埋葬我的爱情……就这样放手…… 
 
可明明说要放手,为什么心里还是好痛,好痛…… 
 
好难过………… 
 
一段感情就此结束/一颗心眼看要荒芜/我们的爱若是错误/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/若曾真心真意付出/就应该满足/啊多么痛的领悟/你曾是我的全部/只是我回首来时路的每一步/都走的好孤独/啊多么痛的领悟/你曾是我的全部/只愿你争脱情的枷锁/爱的束缚/任意追逐/别再为爱受苦 
 
 
 
 
 

现货白银315:黑猫赞美:JIACOM酷爱上门(ASM)0元购车载垢染器摒除异味甲醛空气垢染仪雾霾度过滤器|京东方|京东方|退款


  我是一只最为普通的羊,从出生就注定了要一世颠簸,那是羊的宿命。
  “砰砰砰砰”,又听到了这令我胆战的声音,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掉头就跑。这四声是头羊用前蹄叩击石头发出来的,是对羊群附近有危险的警告。
  我的四周尘土飞扬,所有的羊都在没命地奔跑,我是其中一员,只可惜我的腿生来就有点毛病,跑步的时候会隐隐作痛。命运注定我不适合奔跑,这也许是羊的大忌,因为这会影响到奔跑速度,进而会断送了自己的性命。
  在青草和尘土混合的浓郁香气里,我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根据我不多的经验来看,后面追逐的是一头狼!我急忙加快了速度,毕竟后面追的是我们羊的天敌。
  在这场狼羊赛跑中,我渐渐地体力不支,那条腿也似废了一般,使不上任何力气,我突然想到放弃。放弃了,我便脱离了奔跑的苦海,不用再这样没日没夜的提心吊胆,也许下辈子我投胎转世会变成一只狼,拥有屠宰者的权力,控制着羊群的生死。想到这里,我似乎有点动摇,速度也慢慢减了下来。
  不行!我突然发觉,这场奔跑比赛是不公平的。狼输了,不过输掉了一顿午餐,而羊输了,便失去了整个生命。我们没有选择和动摇的权利,这大概是天生注定的悲剧。我不得不拖着那条病腿,竭尽全力的奔跑。
  “咩……”我听到了同类发出的惨叫,那意味着我的伙伴已经断送狼口,整个羊群的速度都慢了下来,头羊带领着我们到了一处地方,与那只恶狼保持一定的距离,以防它再度来袭。果然不出我们的所料,狼拖着那只死羊一转身进入了大山中,找个地方慢慢享用这顿盛宴去了。
  羊群渐渐松了一口气,低下头啃食着青嫩的草根,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和。我找了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,躺下来企图休息一下,缓解腿的疼痛。看着这个表面平静的羊群,我又冒出了刚才的念头,幸好我没有放弃,否则被狼拖走的那只羊就是我。在逃脱奔跑的命运的同时,我也放弃了生存的希望。我开始庆幸我没有放弃,我舔了舔那条病腿,希望它下次争点气。
  我慢慢地闭上了双眼,养精蓄锐,等待下一次的奔跑淘汰赛。
  听,好像起风了。
  (指导老师:范啸宇)
现货白银315
  我是一只贝,一只生活在大海里的贝。我无忧无虑,自由自在,不追求什么,也不为什么去伤心。我常常想,要是一生能这么过下去,该有多美啊!可是,生活真的这么美好吗?
  (一)
  一天,母亲对我说:“孩子啊,你知道你活在世上的使命是什么吗?”我摇头。
  母亲说道:“作为一只贝,你绝不可以像海螺那样守着海底的污泥过活,你要完成你的使命——孕育珍珠。想要完成这个使命,是相当困难的,你要忍受体内混有尖锐异物的痛苦,而且还要用你柔软的肉体把它磨得光滑圆润,你能忍受吗?”
  母亲严肃的眼神让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。我怔了怔,难道这就是我应该拥有的生活吗?唉,既然命中注定,那我就承受这些磨难,完成我的使命吧。
  (二)
  我张开壳,母亲挑了一块大一点的石子,放入我的壳内。慢慢地,我合上了壳。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,就在我把壳完全紧闭的瞬间,一种从未有过的痛苦感涌上心头。
  我知道我的肉中夹杂了一块坚硬的石子,现在我完全感受到了它的形状。这是一块有着无数个尖角的石子,每个角都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入我的骨髓。我不敢动弹,一股液体从我的壳中渗出,那是我的泪。
  也许我可以选择张开壳,让石子随水流走。但是,为了使命,我不愿放弃。慢慢地,我习惯了忍受石子给我带来的煎熬,我用自己的肉体摩挲着石子,石子也渐渐失去了坚硬的棱角,它光滑了。
  一天,母亲取出那颗“石子”,失望地对我说:“没有成功,你继续努力吧。”说完,她又捡起一块石子,放入我的体内。
  (三)
  不,我没有失败!当母亲取出那块“石子”时,我明显地看到,那是一颗莹润饱满、光芒璀璨的珍珠。
  我不满地向母亲诉说这一切。母亲不再瞒我,平静地说:“是的,你孕育了一颗珍珠。但是你还没有到达使命的终点,你作为贝,就是要周而复始地孕育出一颗又一颗珍珠。只有这样,你才会成为一只坚强的贝。无论经历怎样的风吹雨打,你都可以像孕育珍珠一样渡过难关。”
  我终于明白,母亲不是为了得到珍珠,而是为了把我培育成坚强的贝,让我去勇敢地战胜一切困难。也许,经受了困难的考验后,生命才能变得更加美好吧!
  (指导老师:姚昌勇 杨 云)

塔罗牌游戏 
  (一)游戏开始,进去就别再出来 
  夜深了,古老的博物馆里,静得可怕,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有一种特别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。 
  博物馆里的展示台上,三张精致的纸牌安静地躺在透明的玻璃隔板里,那奇妙的图案在隐隐发光,就像在预示着,这里将发生一个最不可思议的故事……… 
  又是一个湿淋淋的阴天,典型的伦敦天气,然而这凉飕飕的雨却阻碍不了孩子们热情高涨的心情。这是一所学校的小学生,他们坐着校车,准备到伦敦郊外的一所博物馆里参观。车内,孩子们正激烈地讨论着,对于每天都在沉闷学习的孩子们来说,博物馆完全是崭新的事物,就像一个意外的生日礼物。 
  在这吵闹的环境里,一直沉默地看着窗外的女孩赫莎·塔罗尔真是格格不入。在老师和同学眼里,赫莎·塔罗尔是整个年级里最古怪的学生。她有着一头俏丽的栗色短发,宝石般的凤眼与白皙的皮肤,只不过她很少说话,比起交朋友更喜欢研究塔罗牌和黑暗的东西。经常有孩子这样说: 
  “赫莎真像是个女僵尸!” 
  校长也只知道赫莎当初是一个身着古典的女子带来的,其他的事情都是模模糊糊;
这个孩子也不愿意开口,校长只能对老师说她是一个惜字如金的女孩子,并非另类只是不想表达。 
  浓密的雾气,阴暗的天空,颠颠簸簸的校车,时间在无意中偷偷溜去,林立的商铺不见了,换成了一排排低矮的红砖房。又经过一片更古旧的地方,孩子们终于来到了神秘的博物馆——一座废墟的后方。这是一个很老很旧也很大的建筑物,浓厚的乌云垂在高塔上,充满死气沉沉。旁边的灌木丛已经很高了,弯弯曲曲的树枝在寒风中颤抖,歪歪斜斜地扭动着发黑的身躯。赫莎想到了阴森森的恐怖城堡,说不定,那里面还藏着什么怪兽呢!它的大门由四根粗大的柱子支撑着,每根柱子上都有一条盘踞的银龙,简约的勾画,细腻的笔风,还散发着一种木头独有的檀香气,甚至,连空气中的灰尘都有这么一股味儿,仿佛让人回到了上个世纪。 
  “好了,孩子们,这里就是蕴含着神秘力量的——伦敦最古老的博物馆,”赛米老师把孩子们带到博物馆大堂里,开始嘱咐今天参观的规则,“好吧!你们不会被束缚,今天就以小队的方式参观,请和你们的朋友们一起行动,注意不要到危险的地方,下午四点到这里集合。”尾音刚落,孩子们忙活起来,寻找自己的好朋友开始参观,一波又一波的学生蹦蹦跳跳地走了。渐渐地,大堂里差不多所有的学生都走光了,只剩下3个孩子,赫莎、麦米琪和安。赫莎不用说了,一个喜爱塔罗牌的怪孩子;
米琪则是新生,自然没有什么朋友;
安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,已经痊愈了却留下了后遗症——左手不能自由支配,他沉默寡言,只喜欢带着厚厚的眼镜在角落里看书。 
  如此不同的三人,僵在空荡荡的大堂里,大眼瞪小眼。 
  可是,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,难道等到集合? 
  “嘿!伙计们,”米琪拉了拉赫莎和安的袖子,“我叫米琪。我们来组成一个小队,怎么样?总呆在这里可不是办法。” 
  “…同意,我是安”安怯生生地说,他总是把身子缩得紧紧的,一副柔弱小狗的模样。 
  赫莎没有说话,低下头看自己的靴子,慢慢地吐出两个字:“赫莎同意。”。 
  “好的!我们先来看看地图。”米琪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羊皮纸,安和赫莎都围上去,琢磨着接下来的路程。从大堂进去后,分为三个区域——古埃及区——武器区——植物区,是相当常见的分类;
博物馆共有三层,现在所处的第二层,有一个天塔和地下室,如果按最近的路程,就是古埃及区——可以从楼角的转梯直接到地下室。赫莎看向转梯处,那是一个非常小的洞口,黑黑的,什么都看不清,但看那样子应该还没有学生从那里下去,他们都太胆小了! 
  赫莎很想去古埃及区,她一向喜欢神秘的东西,她还感觉的到,有什么东西——那转梯下方,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,绝对是一个不简单的物体!赫莎从外套口袋里抽出三张塔罗牌,分别是:隐者、魔术师和节制,象征着影藏之物、创造和净化。除了赫莎的好奇心,这两张出乎意料的塔罗牌更是牵扯着她的思想,她一定要去哪里! 
  “我想去古埃及区。”赫莎抬起头,怔怔地说。 
  “嗯!是个满新鲜的地方——虽然阴森森的,我也想去看看。”米琪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。 
  安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两个女生,带点恐惧地说:“可…可以啊。” 
  赫莎带着米琪和安向前走去,按下了转梯的开关。 
  门……缓缓地开了,抱着强烈好奇心的三个孩子,万万没有想到,一个残忍的游戏,也慢慢拉开了帘幕,这是他们最后一次,呼吸着这人间新鲜的、纯净的、没有血腥和铁链味的空气。 
  (二)第一张牌出现,抓狂的野兽 
  “啊,真是太破烂了,我估计这里有几十年没有人来了!”米琪一手捏着鼻子,一手使劲拍着牛仔裤,不满地抱怨着。 
  这里的灰实在是太多了,而且又黑又暗,什么都没有,还有一股子刺鼻的铁链味道,跟刚才外面的空气截然不同,的确很难接受。 
  “已经…10分钟了。”赫莎皱了皱眉头,按常理来说,转梯通往下层的长度应该不会很长,但是现在的前方,10分钟了却什么也看不见,根本不知道现在所处的位置。 
  他们不禁加快了脚步,气氛有点奇怪,每一次呼气,稀奇,都有种窒息的感觉,这里是不通风的。赫莎的脖子后面冒出了一股嗖嗖的冷气。 
  “咚!咚!唔……” 
  “唉,你听,有什么东西在接近。”安最先发现了动静。 
  赫莎俯下身子看着石阶,竟然在震动!那石阶上的灰尘、沙砾被巨大的脚步声震得跳起来。 
  “是从下面传来的,它在向我们走!天!快跑!”米琪惊叫着。可身体听不了指挥,米琪根本抬不起脚。 
  突然,石阶突然变得光溜溜的,三人一下子跌在石阶上,开始向下飞快地滑动。皮肤和身体挂在尖锐的石头上,真疼。 
  “救命啊!”米琪喊了一句,“有人吗?” 
  尖厉的声音在转梯里回荡。却没有回应。 
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 
  盘绕的石阶突然转了一个大弯,弯转得太急,赫莎有种想呕的感觉。她眯了眯眼睛,看到一丝幽暗的光线,越来越近,是一扇铁门。 
  “啊!”三人都撞在了铁门上,一阵晕眩,他们急忙推开沉重的铁门,真费力。 
  “呼…呼……呼…”米琪和安使劲地喘气,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。 
  赫莎则手扶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,她希望看到的是平滑的水泥地板,宽敞的房间——可事实是残酷的——他们来到了一个比转梯更为恐怖的地方。弯曲的走道上全是崩溃的泥沙,油灯微弱的光若隐若现,红色的墙壁上刻着大大小小的古埃及图画和文字,空气又潮湿又寒冷。 
  这里是古埃及区? 
  赫莎的眼睛向四周扫瞄,看到了一个破旧的木牌,几乎被磨掉的字只能模糊地看见“古埃及区”四个字。突然,赫莎看到了什么 
  “这是……”审判的塔罗牌? 
  “我们在那儿?”米琪回过神来了。 
  “古埃及区。”赫莎扶起两个同伴。 
  “真是古怪,”米琪说,“刚才那到底是什么?” 
  “不知道…也说不定是幻象。”安嘴上这么说而已,他在麻痹自己恐惧的心。因为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,一个披着斗篷的人,他非常高、壮,大约有3米高,满身是肌肉;
安海看见了他的脸,那是一张扭曲的、怒气冲冲的脸。血红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安,眼神像剑一样凌厉、冷酷,那长长的、鹰勾一样的鼻子冒着白色的气,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一只抓狂的野兽。 
  “呜呜呜呜……”低沉的怒吼从铁门后传来,把刚喘过气的三人吓得脸色苍白。他们脑海里只有一个字——跑!赫莎扶着冷冰冰的墙壁,从污水、沙坑上跨过去,现在最重要的是逃跑。 
  “我在前面找出路,你们跟上!”赫莎紧张极了,她很担心,自己以及同伴的生命。 
  奔跑的鞋子在啪啪地敲打着地面,但身后的野兽人脚步声更响,每一步都像劈开了天,炸开了地,小小的通道几乎被震得变了形。 
  赫莎看到墙壁上方有一个巨大的铁把手,它是通向上层的唯一出路。 
  “爬上去!快!”赫莎奋力一跳,抓住把手的钩子,顺手把米琪和安也拉了上来。几个引体向上,终于爬到了上面。赫莎看了看把手,这是个可以拆除的把手,只要扭开大螺丝钉,把手落下,就可以暂时摆脱野兽人。不过,螺丝钉离地板可有一段距离,如果不小心滑倒,就可不是擦破这么简单了!赫莎想了想。 
  “谁有粗的绳子?”冰冷的语气却带着一丝紧张。 
  米琪摇摇头,一脸疑惑。 
  “啊…我有…”说着安打开了书包,拿出一条长长的粗绳子,赫莎接过绳子,紧紧地绑在把手的钩子上,又把另一端绑在自己身上。 
  “米琪,看好野兽人;
安,你的右手能用,抓紧绳子。我去放倒把手。” 
  米琪和安坚定地点点头。 
  赫莎打量了一下高度、野兽人的位置以及螺丝钉的位置。 
  嗯!必须快一点,按这个高度来讲,野兽人接近3米,把手离地板的距离是5米左右,野兽人是绝对抓不到的,扭开螺丝钉需要20秒,野兽人也不会在下面傻等,算上爬过去的时间,一共是1分钟……不行!时间太长了!一定要快!赫莎盘算着。 
  她用力一蹬脚,紧紧抓住了钩子,又使劲摇晃着身子,却怎么也够不到螺丝钉。 
  “!”赫莎看着下面异常兴奋的野兽人,它的眼睛猩红得滴出了血,野兽的特点再也隐藏不了,它怒吼一声,鬃毛全部竖立起来,扎穿了宽大的斗篷,尖利的狼牙闪着寒光,后面的尾巴对着赫莎一阵乱拍乱打。 
  赫莎不得不用两只手抓紧钩子,现在放手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,很显然野兽人不会乖乖地等赫莎去放把手。 
  野兽人又一次怒吼,这次更加有野性,更加危险,它野蛮地卷起尾巴,向赫莎扫去,想把她卷下来,然而…… 
  “彭!” 
  “呜啊……” 
  一声枪响,野兽人呻吟地倒下。 
  赫莎惊奇地看着安,不知哪来了一股勇气,当看到赫莎将被害时,安飞快地从包里抽出一把麻醉枪——这是安的哥哥送给他的。 
  “快…快,扭开螺…螺丝钉!”安激动地脸色泛红。 
  赫莎一脚踏在墙壁的突起处,用一只手臂夹着螺丝钉的圆头,往左费力扭着。终于,螺丝钉扭下了,把手往开始下坠。 
  “赫莎!抓紧绳子。”米琪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绑在钩子上的绳子,正和安一起拉着,他们必须得把赫莎弄过来,不然会被把手一起被埋掉。 
  “抓住我的手!!!”安吼着向赫莎伸出手。 
  终于,野兽人跟把手一起淹没,三个孩子用他们勇敢的心和友谊战胜了第一个困难。也就是说,第二张牌也该出现了,在某个黑暗的角落,名为恶魔的纸牌闪着殷红的光,就如同下面发生的故事,多么可悲…… 
  (三)最残忍的塔罗牌,安的失踪 
  赫莎、米琪和安终于到了一个看起来较为安全的地方,不过有点奇怪——这里全是武器:有巨大的斧头,沉重的铁锤,锃亮的叉和戟,锋利的刀和长剑,土色的盔甲,令人毛骨悚然的枷锁…… 
  看着这些足以毁灭一个城镇的死亡之物,三个孩子感到寒气逼近。 
  “怎么就没有一个暖和的地方?”米琪不自然地笑了笑,说了一个极冷的笑话——现在可不是讲笑话的时候,这里还是不能久留,他们得马上寻找下一个出口。谁也不能保证那个野兽人、甚至更可怕的东西会盯上他们。 
  幽暗诡异的火光,三人走在没有尽头的长廊里,要说是噩梦,也肯定是一个最真实可怕的噩梦。 
  “米琪,地图还在吗?”赫莎想知道现在的位置。 
  “哦……这应该是博物馆的第二层。”赫莎思索着。 
  “那,我们离其他同学应该也不远?”米琪觉得有点希望了。 
  “可以这么说,地图上还讲,从这个路一直往前走,就可以出去到二楼的大堂,可以和其他人碰面了。” 
  赫莎这样说,心里却有一种很怪的感觉,她认为事情没有这么简单,反而越来越复杂了。 
  “那走吧,嘿!安,该走了。”米琪说,“快点啊!你想呆在这儿吗?” 
  米琪转过身去:“安?” 
  安不见了。 
  “安?安!”赫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,安什么时候不见的?安去那儿了?安是怎么不见的?为什么没有动静和声音? 
  “走,去找安。”她对米琪说,“不能抛下他就走。” 
  两个女孩又向回路奔跑,安失踪得无声无息,这也让米琪和赫莎感到惊惶。 
  太奇怪了! 
  (四)逆位“死神”,神秘的女子 
  “咚!”一阵声响,赫莎回头,看到一束刺眼的光,她用手挡住了眼睛,她模糊地看见那光束里站着一个女子,乌黑的直发垂到脚边,华丽的红色哥特式礼服典雅而高贵,奢华的金色服饰把女子照得光彩动人,赫莎望了一眼女子绝美而苍白的脸,惊讶地长大了嘴,这张脸是…… 
  女子扬手拂袖,赫莎顿时没有知觉,直直地倒下,女子轻轻接住了赫莎,把她抱在怀里,对赫莎轻声低语:“欢迎回来,我可爱的—赫莎·塔罗尔—塔罗牌公主殿下。” 
  女子温柔地看着赫莎,玉手轻轻抚摸着赫莎光滑的额头,像在催眠般窃窃私语了很久,然后,女子念了一声咒语,地面出现一个六芒星塔罗牌阵,她就和赫莎一起消失在了这紫色的六芒星里,最后留下一段话: 
  “你们也会来的,米琪、安,不过要过一段日子了,到时候就请野兽先生带你们来好了!呵呵,我们一定热烈欢迎,可爱的孩子,爱上这个博物馆吧……” 
  第一部End现货白银315
  我是一只最为普通的羊,从出生就注定了要一世颠簸,那是羊的宿命。
  “砰砰砰砰”,又听到了这令我胆战的声音,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掉头就跑。这四声是头羊用前蹄叩击石头发出来的,是对羊群附近有危险的警告。
  我的四周尘土飞扬,所有的羊都在没命地奔跑,我是其中一员,只可惜我的腿生来就有点毛病,跑步的时候会隐隐作痛。命运注定我不适合奔跑,这也许是羊的大忌,因为这会影响到奔跑速度,进而会断送了自己的性命。
  在青草和尘土混合的浓郁香气里,我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根据我不多的经验来看,后面追逐的是一头狼!我急忙加快了速度,毕竟后面追的是我们羊的天敌。
  在这场狼羊赛跑中,我渐渐地体力不支,那条腿也似废了一般,使不上任何力气,我突然想到放弃。放弃了,我便脱离了奔跑的苦海,不用再这样没日没夜的提心吊胆,也许下辈子我投胎转世会变成一只狼,拥有屠宰者的权力,控制着羊群的生死。想到这里,我似乎有点动摇,速度也慢慢减了下来。
  不行!我突然发觉,这场奔跑比赛是不公平的。狼输了,不过输掉了一顿午餐,而羊输了,便失去了整个生命。我们没有选择和动摇的权利,这大概是天生注定的悲剧。我不得不拖着那条病腿,竭尽全力的奔跑。
  “咩……”我听到了同类发出的惨叫,那意味着我的伙伴已经断送狼口,整个羊群的速度都慢了下来,头羊带领着我们到了一处地方,与那只恶狼保持一定的距离,以防它再度来袭。果然不出我们的所料,狼拖着那只死羊一转身进入了大山中,找个地方慢慢享用这顿盛宴去了。
  羊群渐渐松了一口气,低下头啃食着青嫩的草根,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和。我找了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,躺下来企图休息一下,缓解腿的疼痛。看着这个表面平静的羊群,我又冒出了刚才的念头,幸好我没有放弃,否则被狼拖走的那只羊就是我。在逃脱奔跑的命运的同时,我也放弃了生存的希望。我开始庆幸我没有放弃,我舔了舔那条病腿,希望它下次争点气。
  我慢慢地闭上了双眼,养精蓄锐,等待下一次的奔跑淘汰赛。
  听,好像起风了。
  (指导老师:范啸宇)

现货白银315:淋浴管儿子漏水怎么办方法实则很骈杂

他们决定让蝴蝶王后收取所有蝴蝶的能量石,因为那样才能汇集巨大能量冲破黑暗仙子的能量,,,,,黑暗仙子就是莱森。 
 大家商量接近莱森的方法,就是办成西瓜头,,珊蒂和兰尼再次出发了,她们在蝴蝶谷遇到了西瓜头,西瓜头可是个老奸巨滑的怪呀,想要对付他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,因此,珊蒂和兰尼决定暗后攻击,,,正当她们准备射出飞翔之光时,西瓜头突然追了上来,,,,合体影形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
  —哎,幸亏跑的快,她们见软的不吃要尝硬的,就找来了玉玺,曼德斯,等人,,,奇迹出现了,大家欢呼起来,,原来,他们合发的魔法光束就是所谓的彩虹飞箭,能射出五彩利箭,西瓜头一命呜呼了,兰尼化做西瓜头,珊蒂则在暗中吸取来森的能量石的能量,使来森的法力愈来愈底,来森终于发现了,气急败坏的大喊,在芦苇地展开了激烈的斗争。由于来森的能量掌控在珊蒂手中,能量自然失控了,只件珊蒂一个火焰之箭,来森竟不只去向,,,,, 
现货白银315
  说起海,你会想起什么?是闯海的那一份尝试,还是沿着岩石攀爬的那份胆怯,甚至是坐在岩石上,任凭潮水冲刷自己的那份凉爽与惬意……无论怎样,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对海的那份独一无二的感受,那份不可言表的快乐!
  暑假里的一个早晨,蔚蓝的天空,几朵美丽的白云。在一条平坦的通往海边的小道上,爸爸骑着车,载着我,驶向大海边,驶向我那想象中的快乐港。一路上,偶然经过的几个打鱼人,突然从高高的芦苇丛中飞出的几只白鹭,还有那随着风儿此起彼伏,时高时低的一望无际的草丛,都会令我感到大海将要带给我的快乐与充实。我张开双手,可以感觉到海风的质感,我迎风,仿佛可以听见海的呼啸,闻到海的气息。我越来越期待海的诗意,海的快乐了!
  到了,终于到了。这是什么?这是我想象中的海吗?由几百块岩石堆积出高高的阻碍,让我一下觉得海好遥远,浑黄的海水呼啸着,仿佛可以把人吞噬掉。
  就在我疑惑时,爸爸已经开始往下爬了,边爬边叫我说:“快下来,快涨潮了!”我连连后退了几步,皱着眉,眼中透着犹豫和胆怯:“我还是不下去了,岩石上有那么多的青苔,万一摔倒了怎么办?”“摔倒了就再爬起来,这个道理还需要我教你吗?难道你连这一点困难都克服不了吗?”爸爸一边说一边爬上来要拉我。“对,难道我连试都不敢试吗?”我暗暗对自己说。爸爸的大手拉着我稚嫩的小手,一步一步向下爬,因为有了爸爸的搀扶,我渐渐胆大了起来,步伐也稳了下来。可就在我沉醉在自己这短暂的胜利时,爸爸一下放开了手,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一下,失声叫道:“你干什么?”“想去真正领略涨潮的风光,靠自己!”“哼,爸爸,你看着,我一定会凭自己的努力成功的!”看着爸爸一步一步越来越往下,我也开始了自己的征程。我渐渐放慢速度,微微蹲下,看上去简单的几步却是那么可怕。我一步步地挪动着。转眼间,爸爸已经到达了沙滩上,远处的海水已渐渐向岸边挪动。“不行,我得快点!”我一着急,踩在了青苔上,刹那间,我摇晃了起来,这时突然看到爸爸脸上掠过了一丝担心,但瞬间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信任,满脸的坚定!“我会努力,我会坚持!”我的双手紧紧抱住上面的两块岩石,踩空的那只脚四处寻找落脚点,终于,我成功了,我凭着自己的努力成功了!
  涨潮时,我的心情也被冲到了最高点,也许,成功就是这么简单!
  如果你胆怯,就一定要尝试,如果你失去了方向,一定要紧紧抱住眼前那块可以看见,可以相信的岩石,一定要紧紧抱住!

现货白银315:为了此雕刻项要紧工干装置徽成立壹指带小组!(成员名单)


  绿野文学社简介
  江苏省兴化市安丰初级中学绿野文学社成立于2005年9月。
  文学社为爱好文学的同学们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。初涉人生的他们将自己的感情融进纸笔,道出了人世间的真、善、美,真实地反映了当代中学生的心态及中学生活的点点滴滴,涌现出了一批优秀小作家:史卫星、徐月、钱濛、沈曦、任薇等。
  社员们自创社刊《绿野》,每学期出版两期。内容有心灵鸡汤、佳作展示、校园明星、师生访谈等栏目。社刊在师生中受到一致好评。
  文学社成员已在省级报纸、杂志上发表文章150多篇。参加各类作文比赛,有300多人次获奖。文学社已成为该校对外展示的重要窗口,多次被学校评为“优秀社团”。
  
  童年的记忆中,奶奶家门前有一大片农田。
  农田四周小河环绕,碧波荡漾。美丽的田野就像一部放映机,一年四季播放着大自然的神奇变化。春夏秋冬,季节轮回,田野宛如一幅千姿百态的风情画。
  初夏的田野是狂热的。一朵朵油菜花沐浴在阳光下,像个贪婪的孩子,吮吸着太阳光,一天一天地长高。走在那弯弯曲曲的田埂上,心里不由感叹,嘿,这油菜花都比我高了!上面的菜子都很饱满,用指尖轻轻划开,一颗颗绿油油的油菜子像绿翡翠一样有序地横躺在里面。几只蜜蜂在一朵油菜花上欢舞着,我把头埋下,伴着徐徐微风,轻轻地嗅着。油菜花的味道虽不像玫瑰花那样浓郁,但里面混着一股叶子和泥土的气息,只是那种简单的感觉。夜幕降临,田野里开起了party,一只只青蛙唱起了歌,开始时是独唱,之后是抢唱,最后是大合唱。
  秋天的田野像一张撒满金币的毯子。秋天,对农民来说,就是一个收获的季节。他们在田里收割,忙得不可开交,汗水一滴接一滴地滑落下来,一些坐在田间的小孩,不时地为他们的父母擦汗、端水。日光下的汗水瞬间也变成了金色的了,随风飘去的是一阵阵欢快的笑声。我喜欢一个人躺在这金灿灿、软绵绵的稻子上,一丝丝稻香在我的鼻间飘浮。这香味像一根线,牵着我的鼻子。我站起身,朝前望去,有几棵柿子树和一个葡萄架,我欣喜地跑去,啊!眼前呈现的是晶莹剔透的葡萄和红彤彤的柿子。我摘下一颗葡萄,甜到心里了。
  冬天来了,洁白的雪花一朵又一朵地从空中降落,没有多久,田野上就铺满了一层。我穿上厚厚的雪地鞋在这白色的世界里留下一个个脚印。瑞雪兆丰年,冻死那些害虫,来年又是硕果累累。
  春天——万物复苏的季节,田野周围河面上的冰还没有完全融化,一些小草却已迫不及待地从雪的缝隙里钻出芽来。太阳出来了,雪一点一点地消失,风和煦地吹着,伴着一场梨花般的雨,让人不禁联想起了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”。
  然而,这一切却已定格在儿时的记忆中。
  如今,当我回到故乡,想再去亲近、欣赏那美丽的景致时,多姿的田野竟已变成了白汪汪的蟹塘。这些星罗棋布的蟹塘给家乡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,提高了家乡人的生活水平。可是,那绿色的藤蔓,芬芳的花朵,清新的稻香……一切的一切都永远消失了。
  夕阳西下,鱼塘里的水受到阳光的照射,变得波光粼粼,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在水面浮起。失去的已经失去,还是珍惜现在的美丽吧!
  (指导老师:杨在华)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酷睿i5散片价实惠6月16日CPU市场报价,【游玩】皓天七夕!壹道穿越,测测你另日兴代怎么度过节的,东方海办公公司装修哪家好?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