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火车站迎来客流高峰!

郭台铭王金平若参选2020

香港杂志:无印良品致歉!

2019年11月14日 03:35


  窗外灰蒙蒙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,屋内,我和父亲都沉默不语。
  刚才我将令人悲伤的成绩单交给父亲后,父亲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被我揉得不成样子的纸看了很久,仿佛要看破世间万物似的。许久,父亲缓缓地抬起头,锐利的目光像利剑一般刺向我。我脑袋一阵眩晕,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,不知是因为站得太久还是因为害怕,我预感到“末日”快要到来了。
  等我再次睁开眼,父亲目光中的锋芒已经尽收。“说说吧,为什么这一次考得如此糟糕?”父亲低沉地说道。我只好将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。“估计是这次考试有些松懈。”我有些不安地抬起头。父亲的身体一动不动,好像在思考着什么。
  时间就像有气无力的老人,走一步停一步,慢得令人窒息。我无意间看到,在灯光的照射下,父亲的头上闪着微弱的白光。他原本如山岳一般的后背也不再那么挺直了。他那拿着令我想钻进地缝的成绩单的手也如同干枯的树根。整个人也没有了以前的精神和气势,就像一位打了败仗的将军。
  这时,他突然站起身,留下一句“好好总结教训吧,只要不骄不躁,我相信你一定会进入第一梯队的。”然后,他就走出了房间。这句话和父亲离开时失落的背影,再加上如同从古井中传来的一声叹息不断冲击着我,我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可眼睛终于承受不住了,一股饱含失意和痛苦的泪水缓缓涌出。
  我回想起小时候,父亲教我打篮球,我对父亲高超的球艺赞叹不已;上小学时,父亲给我朗诵他写的诗歌,半懂不懂的我拼命地鼓起了掌,我被他那满怀激情的模样所折服。在我眼里,父亲是温文尔雅、慈祥和蔼的,是文武双全、才华横溢的,是勤奋努力、永不言败的。但刚才,我看见的父亲却是失意的,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可怜。我想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他对我寄予了太多太多的爱,寄予了太多太多的期望。而我一次一次用糟糕的成绩让他难过伤心,我丝毫没有领会到父亲的用意和期盼。
  “嗞”的一声,我将书包的拉链快速打开,取出学习用书和文具。我不能被这一次考场失利打倒,今后的人生大道还长远呢。现在的努力不光是为了我自己,也是为了那些深爱着我的人。
  父亲,我会更加努力的,我会让你看见一个刻苦学习、努力拼搏的我!我也要让你因为我的进步而骄傲自豪!


  江西南城二中盱笛文学社,自创办至今已有近二十年的历史。它始终把出好社刊《盱笛》作为文学社的中心工作。
  近二十年来,在《盱笛》这个平台上,同学们发表习作不计其数,锻炼、培养了不少写作新秀。至今为止,《盱笛》中的习作已有305篇先后在近四十种全国性报刊上发表。
  盱笛文学社在办好社刊的同时还鼓励、组织、辅导学生参加县、地、省乃至全国的作文比赛,获奖人数不计其数。
  1999年8月和2009年9月,盱笛文学社先后两次被评为“全国优秀中学生文学社百家”,并颁发了铜牌。盱笛文学社的负责人王伟安老师,也被评为全国中学生文学社活动优秀指导教师。
  有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,有文学社全体社员的积极努力,盱笛文学社将会办得越来越红火,“盱笛”之声也定能远扬四方。
香港杂志十年前,我站在了摩天大厦。不知为何,我的男友把我甩了饿,我没有顾那么多,纵身跳下了大楼。我死了。 
  我叫欧阳欣,我们是一个四口之家。我的父母生下了我和我的弟弟。我们一家人生活平淡,我在这个家感觉不到爱。我的一个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男朋友,我们情投意合。不久后,我们坠入了甜蜜的爱河。 
  可是,好景不长,我发现他做什么总是鬼鬼祟祟。经过我的调查,他是另有新欢。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,总想轻生。有朋友劝我:“你想死,你的想想你的父母和你的亲人他们越这样劝我,我轻生的念头就愈家强烈。 
  最终,我站在了百十于米高的大厦。我觉得我被整个世界抛弃了,我的父母对我的态度冷淡,就连我最爱的男友也抛弃我,离我远去。我觉得这个世界非常虚伪,没有爱我的人,我也恨世界上的每一个人。就这样,我结束了我的生命。 
  我死了,但是不知为何,我的魂魄还在阳间。我想:哼,我死了,你门一定很开心。就这样,我以一个不同的身份走进了家。我想错了,我的妈妈哭得很伤心,他们哭了很久,很久…… 
  我有些后悔了,我也无数次地试图去擦拭妈妈的泪水。可是,我只是看的见但是摸不着。我每天都这样守在妈妈的身边,妈妈并不知道。 
  六年后,我的妈妈带着伤痛,与世长辞。七年后,我的父亲也走了。我的弟弟也不知所踪。 
  我彻底后悔了,我不应该死,我拖累到了我的妈妈。假如,这是上有后悔。药,不管价格多么的昂贵,我也会去买。 
  我躺在我曾经住过的院子里,把我的一生会回忆了一篇。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,我想我不应该那么傻。假如,我不死,我们还是“一家四口”。这时,我才恍然大悟,世界上的人并没有抛弃我,还有爱我的人。我合上双眼,等待结束这场“没有尽头的命运”。 
  妈妈,假如还有来世,我还做您的女儿。 

引子:“我一定要你败的心服口服!” 
  “那就不一定咯!” 
  “有一对夫妇,他们有一个孩子。一天晚上,夫妇俩都睡了,孩子在‘哇哇’的哭,男人用什么部位可以让孩子吃饱?” 
  “这个吗……”我故意说。 
  “哈哈,我就说你肯定不会!”六阿哥得意洋洋。(作者:待会你就神气不起来喽!) 
  “哈,我知道了。” 
  “是什么部位啊?” 
  “脚,他一脚踢醒孩子他妈去喂奶!”这回轮到我得意洋洋了。 
  正文:“你看你,让我们陪她玩一整天!”五阿哥责备道。 
  “呃……呃……” 
  “现在轮到我来考考你们了!”我决定也要让他们出出丑、丢丢脸。 
  “如果你们答不出来,哼哼,就得接受我的惩罚!” 
  “好!”几个阿哥一起说道,看起来他们胸有成竹。 
  “说,有一只白猫和一只黑猫。一天,白猫在桥东,黑猫在桥西,他们走到桥中央,白猫对黑猫说了一句话,黑猫就转身回去了。白猫说的什么话?” 
  “你不回去,我就叫老虎来吃你!”二阿哥说。 
  “哈哈哈哈!”其他阿哥笑道。 
  “No!不对!” 
  “我要到你家做客,快去准备!” 
  “NO,不对!”无论如何,他们也猜不到答案。 
  “我要跟你单挑,快回去准备!” 
  “怎么可能!” 
  到底答案是什么呢?他们猜得对吗?(晶儿:放心,他们绝对大不对!作者:结束了你还来插一脚啊?) 
  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!香港杂志小冰小雪转来后第3天,邻班就转来了两个同学,伊藤玲和伊藤珊,据说她们是两姐妹。 
  “唯世,小雪,亚梦,我有种预感,黑暗的力量正在逼近我们。”小冰叫来了唯世、樱木雪和亚梦。“唉?小冰,你也太神经过敏了吧。”亚梦苦笑着说。小雪立刻反驳:“谁说的,小冰预知未来的能力从来都没有失败过。” 
  “啊!是隔壁班的伊藤玲和伊藤珊同学,好漂亮啊!!”班里的男生惊呼起来。“月野冰!樱木雪!我们找你们有事!你们出来一下!”伊藤玲在门口喊道,“唯使君和亚梦小姐也可以来!”小冰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。 
  小冰和唯世他们跟着伊藤玲和伊藤珊来到学校后面。“你们找我们有什么事,说吧。”“月野冰,哦不,应该是Ray of hope,希望之光。”伊藤玲微笑着对小冰和小雪说,“我说的对吗?Silver month platinum 银月白金 。”小冰和其他人立刻呆住了。她们怎么知道我和小雪的身世!除非她们是水和星。想到这里,小冰笑了笑,一点也不否认:“那么,Mercury disciple 水星圣徒(伊藤玲)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小雪也说:“Star of the traversing 穿越之星(伊藤珊),如果有事就请说,不然我们可走了。”“呵呵,其实也没什么事,只是想认识认识你们。”伊藤玲依旧笑着说。 
  “我们走吧。”小冰转身就走了。“唉!小冰,等等!”其他人也立刻追了上去。唯世又转脸看了一眼,惊住了——伊藤姐妹那纯真的脸上露出的极为邪恶的笑。 
———————到了下午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
  “现在我宣布守护者的新成员:守护者 Sun(守护者日①) 月野冰,守护者 Moon(守护者月②) 樱木雪,守护者Princess(守护者公主③) 伊藤玲和守护者 Witch(守护者巫女④)伊藤珊。”唯世依旧站在演讲台上。 
  “小玲,小珊,祝贺你们成为了守护者啊。”小冰用讽刺的口吻说。“呵呵,彼此彼此。” 
  “小冰!”唯世过来对小冰说,“跟我来一下。”也不等小冰同意,拉着小冰就跑了。“唯世!唯世!你干嘛?”唯世吧小冰拉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说:“小冰,你告诉我,伊藤玲为什么说你是Ray of hope,希望之光?说小雪是Silver month platinum 银月白金?”唯世立刻质问小冰。 
  “唉!不是我想隐瞒你。”小冰叹了一口气说,“小玲和小珊就是水和星,我们都是星系家族⑤的成员,我是日,是王,她们一个是水星,一个是流星,她们一直想争夺我的王位,我有什么办法,我不能任凭她们放纵吧!于是,我就把她们化为佣人。”“那小雪呢?”“她是月,是公主,水星和流星也想伤害她,我是实在没有办法。”小冰显得很无奈。“小冰……”唯世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。这时,小冰又说:“你是地球,是王子,将来会当上日。她们来这里就是想伤害你,我和月没有办法才来这里保护你!你是Origin of life 生命之源!”这回唯世竟然没有形象改造。 
  “我是…王子?”唯世疑惑得问。小冰点了点头。“亚梦是火星,是治疗者,是Sacred treatment 神圣医治,空海是土星,是毁灭者,是Deconstruction Satan 毁灭撒旦。”小冰严肃的说,“唯世,请不要把这一切说出去,好吗?”“嗯,好吧。” 
守护者日①:黑暗中的希望之光。 
守护者月②:黑暗中的航标。 
守护者公主③:仅次于K、Q。 
守护者巫女④:差不多算半个法师,也是有很重要的地位。 
星系家族⑤:一个集团,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。

香港杂志:西安一小区装钢丝网!

引子:“我一定要你败的心服口服!” 
  “那就不一定咯!” 
  “有一对夫妇,他们有一个孩子。一天晚上,夫妇俩都睡了,孩子在‘哇哇’的哭,男人用什么部位可以让孩子吃饱?” 
  “这个吗……”我故意说。 
  “哈哈,我就说你肯定不会!”六阿哥得意洋洋。(作者:待会你就神气不起来喽!) 
  “哈,我知道了。” 
  “是什么部位啊?” 
  “脚,他一脚踢醒孩子他妈去喂奶!”这回轮到我得意洋洋了。 
  正文:“你看你,让我们陪她玩一整天!”五阿哥责备道。 
  “呃……呃……” 
  “现在轮到我来考考你们了!”我决定也要让他们出出丑、丢丢脸。 
  “如果你们答不出来,哼哼,就得接受我的惩罚!” 
  “好!”几个阿哥一起说道,看起来他们胸有成竹。 
  “说,有一只白猫和一只黑猫。一天,白猫在桥东,黑猫在桥西,他们走到桥中央,白猫对黑猫说了一句话,黑猫就转身回去了。白猫说的什么话?” 
  “你不回去,我就叫老虎来吃你!”二阿哥说。 
  “哈哈哈哈!”其他阿哥笑道。 
  “No!不对!” 
  “我要到你家做客,快去准备!” 
  “NO,不对!”无论如何,他们也猜不到答案。 
  “我要跟你单挑,快回去准备!” 
  “怎么可能!” 
  到底答案是什么呢?他们猜得对吗?(晶儿:放心,他们绝对大不对!作者:结束了你还来插一脚啊?) 
  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!香港杂志接下来的路上,大家都在隐身来隐身去,嘻哈玩闹,一会儿这个消失一会儿那个不见,还对玲雪开着过分的玩笑。 
  “哈哈,玲雪你看,我们会隐身了以后就不怕鸡巫啦!”丹妮高兴的说道。“对对对!遇到野兽也不怕啦!”紫珍更开心。可玲雪她却并不是那么兴高采烈,她想:丹妮她们都会隐身了,我自己的魔法还没有完全聚拢,恐怕会连累她们的……我不如…… 
  “咦?玲雪,你怎么这副苦瓜脸?有什么心事吗?你难道不开心?”紫珍发现了玲雪的异常。 
  “哦——我没事!呃——只是想上厕所而已……”玲雪慌忙找了个借口。 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那你快去吧,我们在这里等你!”“好!”玲雪慢悠悠的向前面的一个草丛走去,她恋恋不舍的回头望了望正在玩耍的丹妮和紫珍,又坚定的走向密林深处。 
  “哎呀,这玲雪也真是的,去了那么久,难道是拉肚子?”连平时很有耐心的紫珍现在也抱怨起来。 
  “走吧,我们去找她,她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出走了吧?!”丹妮拉上紫珍的手就向前走去。“呵呵,你可真会开玩笑。”紫珍笑。 
  “玲雪!玲雪!你在哪里?”紫珍和丹妮大声叫唤着。——传来的只是回音。 
  “不会……”紫珍害怕了。“不可能!”丹妮继续叫着,“玲雪!玲雪!!!” 
  “怎么办?”紫珍对丹妮问。丹妮也没有主意:“再到附近找找看。” 
  “玲雪!玲雪!”整个山冈都被震的摇晃起来,毫无音讯。 
  此时的玲雪其实已经听到了紫珍和丹妮的叫唤,她现在很想会到她们的身边,跟她们一起玩耍,但是玲雪狠了狠心,不顾一切,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。 
  叫了许久,丹妮和紫珍累的气喘吁吁,便一屁股坐下来,喘口气刚准备继续寻找,“咕咕咕”肚子先叫了,她俩这才想起,自己还没吃饭呢。丹妮无奈的起身,对紫珍有气无力的说:“唉,紫珍,咱俩还是去找点东西吃吧。”“哦~”紫珍爬了起来,用小豆子似的眼睛搜寻着每一个角落…… 
  走了好久好久,大家都累极了、困极了,也饿极了。“嘿!”紫珍心生一计,“刚才不是路过一个湖吗?!我们就到那儿看看有没有鱼吃吧!”“好吧。”既然如此,只能这样了,路途没多远,丹妮挽着紫珍的手,返回那个湖去。

贺。 
    曦,生日快乐! 
    
    友谊是什么东西?也许她只是一份神秘,等待我们去寻找,如同游戏中的未知森林,数学中的未知数X。 
    
    曦,生日快乐。 
    
    还好,我把握住了友谊,不然,就如同看着流星从眼前闪过却不能许一个愿望、那般。 
    
   
  ——题记。 
    
    拿起笔在十六开的白纸上涂涂画画,自习课上一片寂静,偶尔发出的咳嗽声,也是那样的一瞬间。 
    
    脑海里根本没有美术老师临走前布置的作业的灵感,只是看别人用8开纸在那边画得不可开交兴致勃勃,自己却用16开纸在那里涂涂画画无所事事。 
    
    脑中灵光一闪——呵,老师布置的是关于“朋友”的主题,在小荷那么多的朋友,虚构几个又何妨呢? 
    
    撕掉了一张有一张的16开纸,不是因为画技太烂,只是,荷友的形象,画出来却想不出这符合谁的性格。 
    
    图画本一页一页的减少。 
    
    最后一本厚厚的变成薄薄的。 
    
    同桌芷溪看见我扔了一抽屉的废纸,叹了一口气,问我:“你在干什么?快下课了你知道吗?你放那一抽屉的废纸我看着不顺眼…” 
    
    我回答芷溪——“画画,没看见吗?” 
    
    “这次一朋友为主题,你不会画吗?去年期末你的画画分数不是挺高的嘛!” 
    
    “画不出来。”我苦笑着回答关心我的芷溪。 
    
    “像风芊、于倩、蓝依她们都是你的朋友啊。”芷溪纳闷的看着我。 
    
    “那些……呵,虚伪的朋友。上次我考差了她们就围着考好的江莼轩嗡嗡叫。”我看了看那些,我周围的“朋友”。 
    
    “大千世界真的是虚伪透了!”芷溪摇了摇头,眼皮往上翻了翻,又对我说:“你不是有很多笔友吗?画她们嘛,反正没见过,用性格勾勒她们!” 
    
    “我也想过画不出来。"”你可以话你那个什么什么梅琳香雪的朋友嘛!“你怎么记得她?我不常提起,但是还是提过呵。”“嗯——因为他被你描绘的比较淳朴……”芷溪想了很久,回答我。 
    
    
    于是,我的笔下诞生了幻想的你。呵呵,曦。 
    虽然很久没联系了,但是,曦,我们还是朋友,希望你能看到这篇文章,生日Happy! 
    也许你在你家开生日Party!嗯——我闻到蛋糕的香味了……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生日快乐。 
    
    Happy! 
    
    友谊万岁,祝你在新的一年,快乐成长! 
香港杂志引子:“我一定要你败的心服口服!” 
  “那就不一定咯!” 
  “有一对夫妇,他们有一个孩子。一天晚上,夫妇俩都睡了,孩子在‘哇哇’的哭,男人用什么部位可以让孩子吃饱?” 
  “这个吗……”我故意说。 
  “哈哈,我就说你肯定不会!”六阿哥得意洋洋。(作者:待会你就神气不起来喽!) 
  “哈,我知道了。” 
  “是什么部位啊?” 
  “脚,他一脚踢醒孩子他妈去喂奶!”这回轮到我得意洋洋了。 
  正文:“你看你,让我们陪她玩一整天!”五阿哥责备道。 
  “呃……呃……” 
  “现在轮到我来考考你们了!”我决定也要让他们出出丑、丢丢脸。 
  “如果你们答不出来,哼哼,就得接受我的惩罚!” 
  “好!”几个阿哥一起说道,看起来他们胸有成竹。 
  “说,有一只白猫和一只黑猫。一天,白猫在桥东,黑猫在桥西,他们走到桥中央,白猫对黑猫说了一句话,黑猫就转身回去了。白猫说的什么话?” 
  “你不回去,我就叫老虎来吃你!”二阿哥说。 
  “哈哈哈哈!”其他阿哥笑道。 
  “No!不对!” 
  “我要到你家做客,快去准备!” 
  “NO,不对!”无论如何,他们也猜不到答案。 
  “我要跟你单挑,快回去准备!” 
  “怎么可能!” 
  到底答案是什么呢?他们猜得对吗?(晶儿:放心,他们绝对大不对!作者:结束了你还来插一脚啊?) 
  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!

香港杂志:浙江渔船凌晨撞上山体沉没

引子:“你们……”我指着门外的一些人说。 
   “怎么,来看看你都不行啊?”一个穿着豪华、手拿扇子的人说。 
    “是啊是啊!”其他人也跟着起哄。 
   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也不用这么大摇大摆吧?像我这样才是上策!”大阿哥沾沾自喜。 
    “哟!这还有一位比我们早来的呢!” 
    “喂喂喂!我们俩不是人啊?”二阿哥和三阿哥跳了出来。 
正文:“晶儿,什么时候会跳舞了呀?都不跟我们说一声!” 
   “这……我偷偷学的!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!”我搪塞到。 
    六阿哥说:“我可是阿哥们里最聪明的!只要你能答对我三道题,我们今天一天就跟你去大街上玩。” 
   “好啊好啊!” 
    哈哈哈!这不是小菜一碟吗?如果我答不对,那我这天才的名号怎么得来的呀?! 
    “请出题!” 
    “说,树上有三只鸟,开枪打死一只,还有几只?” 
    “啊哈哈哈……这只能考考三岁小孩,跟我出这种题。笑死人了!”我暗暗说道。 
    “一只都没了!” 
    “这……”六阿哥顿时大惊失色。 
    “有一个外国女人到中国来,有一天,她要去买鸡胸,她先扮母鸡叫,然后又指指自己的胸,结果就买到了。第二天,他要去买腊肠,为什么叫他老公去买?” 
     “恩……” 
     “哼哼,猜不出来了吧!” 
     我略加思索后说:“因为她老公会讲中文!” 
     “哟!不错嘛,接我的最后一道题!” 
    哈哈哈哈,小菜一碟,不知道最后一道是什么?不过,我照样答的对! 
     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!香港杂志
  我常常去读山。远远地读其苍茫,近近地读其清幽;精读其豪放,细读其深沉。读青、读绿、读和谐、读静谧。
  我常常去读那些嶙峋峥嵘的巉岩。读它们的容颜,读它们的生活,读它们的风貌,读它们的历史,读它们是用一种什么样的步子走出了洪荒;然后,我也去读它们的威武,也去读它们的温顺,读它们为什么会耐得住永恒的寂寞,为什么会耐得住永恒的蹲坐,读它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好的气度,可以容忍一些错综的根须在它们的身边做蛮横的盘缠。
  茂密的林木,在山中凝聚起片片青翠,形成了这些丰厚的卷册中的美丽篇章,我就这样静静地读它们。
  读那些嫩芽如何成长,如何茁壮,如何把一些枝丫交给了它们的子孙,然后,它们又如何回到泥土中。
  读一条细长的根须,如何穿过一段泥土,然后在另外一个石隙中钻出来,长成另外一个新的生命。
  读一根瘦弱的树枝,如何自阴暗的一角伸出手来采摘阳光,然后去滋养自己,去健壮自己。
  山林本身就是一个丰富的世界,在这里可以觅得一切。有一天,当我读那棵爬藤如何借着一株枯树而站起来时,便骤然发现了那棵枯树的笑颜,它是因为那棵爬藤为它装饰了绿意而笑。又有一天,当我正读着另外的一摊浓绿时,发现一条蜿蜒的小径,非常自在地从我的身旁伸向了山巅,我想,谁是这条小径的母亲呢?会选择在这样一个山野中踩下了他的第一个步子?像这么一条瘦小的小径,怎么可以负荷得了那么多脚步的踩踏呢?
  在读山的时候,我也会读到一些偶发的事件。就像那年春天,当我正在初读一片新鲜的山林时,听到喊声自四面八方响了起来,在喧嚣中还隐隐约约听到一些砍杀的声音,我立刻攀登山巅,举目远眺,噢!我看到,山脚下,一群群勇壮的嫩芽,正在追撵着一个败阵的冬天。
  山是一部丰厚的卷册,怎样读也读不完。读了巉岩,再读山林,还有那些挺耸的峰呢,还有那些深幽的谷呢!
  我是一个读山的人,但是我知道,有时候人家也会读我的,当我就像是一个短短的句子般投向山林时。
  (邹永进选自《天下阅读》江苏人民出版社,有删改)

香港杂志:破速度纪录!!

贺。 
    曦,生日快乐! 
    
    友谊是什么东西?也许她只是一份神秘,等待我们去寻找,如同游戏中的未知森林,数学中的未知数X。 
    
    曦,生日快乐。 
    
    还好,我把握住了友谊,不然,就如同看着流星从眼前闪过却不能许一个愿望、那般。 
    
   
  ——题记。 
    
    拿起笔在十六开的白纸上涂涂画画,自习课上一片寂静,偶尔发出的咳嗽声,也是那样的一瞬间。 
    
    脑海里根本没有美术老师临走前布置的作业的灵感,只是看别人用8开纸在那边画得不可开交兴致勃勃,自己却用16开纸在那里涂涂画画无所事事。 
    
    脑中灵光一闪——呵,老师布置的是关于“朋友”的主题,在小荷那么多的朋友,虚构几个又何妨呢? 
    
    撕掉了一张有一张的16开纸,不是因为画技太烂,只是,荷友的形象,画出来却想不出这符合谁的性格。 
    
    图画本一页一页的减少。 
    
    最后一本厚厚的变成薄薄的。 
    
    同桌芷溪看见我扔了一抽屉的废纸,叹了一口气,问我:“你在干什么?快下课了你知道吗?你放那一抽屉的废纸我看着不顺眼…” 
    
    我回答芷溪——“画画,没看见吗?” 
    
    “这次一朋友为主题,你不会画吗?去年期末你的画画分数不是挺高的嘛!” 
    
    “画不出来。”我苦笑着回答关心我的芷溪。 
    
    “像风芊、于倩、蓝依她们都是你的朋友啊。”芷溪纳闷的看着我。 
    
    “那些……呵,虚伪的朋友。上次我考差了她们就围着考好的江莼轩嗡嗡叫。”我看了看那些,我周围的“朋友”。 
    
    “大千世界真的是虚伪透了!”芷溪摇了摇头,眼皮往上翻了翻,又对我说:“你不是有很多笔友吗?画她们嘛,反正没见过,用性格勾勒她们!” 
    
    “我也想过画不出来。"”你可以话你那个什么什么梅琳香雪的朋友嘛!“你怎么记得她?我不常提起,但是还是提过呵。”“嗯——因为他被你描绘的比较淳朴……”芷溪想了很久,回答我。 
    
    
    于是,我的笔下诞生了幻想的你。呵呵,曦。 
    虽然很久没联系了,但是,曦,我们还是朋友,希望你能看到这篇文章,生日Happy! 
    也许你在你家开生日Party!嗯——我闻到蛋糕的香味了……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
    生日快乐。 
    
    Happy! 
    
    友谊万岁,祝你在新的一年,快乐成长! 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蓬佩奥拒评博尔顿离任,美国空军F-15E进驻波罗的海沿岸!,深圳最高大楼被闪电多次击中!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